他出生时,又瘦又弱。

  爹说:“这孩子瘦小,连哭声都这么弱,怕是不好养活儿……”

  娘说:“那就叫他保安吧,让老天爷保佑这孩子平平安安的。”

  李保安长到十二岁,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,饭量跟一只猫差不多,爹娘时常看着他发愁。直到有一天,姑妈家的儿子来到小镇,他穿着一套制服,还戴着一顶大盖帽,显得威风极了。李保安就追着表哥问:“你在北京做什么呢?”“当保安呀!”表哥把帽子摘下来,又戴好,动作十分潇洒。

  从此,到北京去当保安,就成了李保安最大的梦想,因为表哥说,他每顿饭都能吃到肉,想上天安门就上天安门,还有,他遥控小区大门的开关,城里人都得听他指挥。

  19岁那年,李保安高中毕业,他没考上大学,却如愿以偿去北京投奔表哥,终于也当上了保安。工作干了没多久,李保安就撅着嘴对表哥说:“我被你骗得真惨。”表哥问:“怎么了?”

  李保安叹息着说:“你说,当保安每顿饭都能吃到肉,原来不过是火腿肠;你说,想上天安门就上天安门,可是想请个假比什么都难,我来了这么久,也只在梦里看到过两回天安门;你还说,城里人都听你指挥,可我看到好几次了,因为开门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,有的业主开腔就骂,他们哪里看得起咱们?”

  尽管有些小小的牢骚,可是既来之,则安之,李保安还是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工作,他的制服总是洗得干干净净,帽子戴得端端正正,和别人打招呼时也总是面带微笑。尽管这样小心,李保安还是出事了。

  本来,为了防止发生偷盗事件,小区对出入的车辆有严格规定,业主们必须出示出入证才能放行。那天,有位男子开车过来,停在小区门口,拼命按着喇叭。李保安走过去,照例要求他出示证件。不料,该男子根本不理会这一套,反而大声骂道:“你这个乡下佬,难道眼睛瞎了吗?我回自己的家还需要什么证件?”

  骂声引来了不少人围观,大家七嘴八舌议论,都说这位男子太无礼。谁料,男子更加恼火,居然拿着一根棍子冲下车来,没等围观的人看明白是怎么回事,李保安的脸上已经被划伤。

  “住手,不许随便打人!”这时,忽然有人怒喝了一声,话音未落,一个圆圆的飞形物落了下来,不偏不倚,正好落在打人男子的头上,大家定睛一看,禁不住哄堂大笑:只见不明飞行物还在冒着热气,原来是一张刚烙好的大油饼!

  “谁这么缺德?”男子被烫得直跺脚。“我!”一个年轻的姑娘挤进人群,叉着腰挡在李保安面前,杏眼圆睁,满脸怒容。“臭丫头,你是他什么人,别多管闲事!”男子怒冲冲地说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他女朋友!”姑娘咬咬牙,略微犹豫了一下,终于大声地说。接着,她一把拉起李保安说:“走,咱们去找医生包扎伤口,回头再找这家伙算账!”说着,两人一阵风似地走远了。

  第二天,李保安没来上班。

  刚开始,谁也没有在意。后来,有人发现,自从那个总是笑眯眯的李保安离开之后,小区门口那个总把油饼烙得香喷喷的姑娘也不见了。

  他们早就坐上了火车,一路飞奔,回到了李保安的老家,那个有些偏僻的小镇。

  其实,李保安早就想回家了,他留在北京,只因为惦记着烙油饼的姑娘。有好几次,几个无赖吃了油饼不想给钱,还想故意找碴,都是李保安出面帮忙解围。

  姑娘,也早就不想在北京呆了,她想离开,却又牵挂着那个愣头愣脑的保安。

  快要下火车时,李保安惴惴不安地问:“我们这儿穷,偏僻,你真的不嫌?”

  姑娘坚定地说:“不嫌!”

  不久,小镇的人们发现,大街上多出了一家烙油饼的,一位年轻的姑娘动作娴熟地烙饼,李保安在旁边帮忙,显得笨手笨脚。

  有人就问李保安:“怎么,你不去北京当保安了?”

  李保安笑笑:“再也不当保安了!”

  姑娘却不依,俏皮地说:“我看,你还得继续当保安,期限是一辈子。只不过从现在开始,你是我一个人的保安!”

  李保安没说话,笑了。